聚彩

聚彩>新闻>动态新闻

长兴有个少年作家学校

时间:2019年06月21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李朝全
0

长兴县文联秘书长、长兴县作协主席田家村(前排中)和作者及部分少年作家学员在一起

  一个人,一辈子,一件事。每个人用自己的一生能够专心做好一件事,做成一件事,这就是一项无尽的“功德”,也是一项无上的事业。田家村就是这样的一位基层作家。

  他现在是浙江省湖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长兴县作家协会主席、长兴县文联秘书长,同时又是长兴少年作家学校的荣誉校长和首席主讲。

  提起田家村推动创办和担任主讲的长兴少年作家学校,在长兴县可谓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千千万万的长兴老百姓都对这个作家学校抱有很深的好感。到了周末,连杭州、湖州都有家长带着孩子赶来学习。

  稍稍了解一下长兴少年作家学校的成就,着实令人惊叹:

  长兴作家协会成立于1999年。2000年成立了长兴少年作家协会,同年创办了长兴少年作家学校,学校迄今已连续举办了19年;

  2003年浙江文学院在长兴少年作家学校建立全省第一个“少年作家培育基地”;

  长兴少年作家学校培养了10名“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奖”获得者,长兴是全省获得此奖最多的一个县;

  少年作家学校培养的一名初二学生的中篇小说被《中篇小说选刊》转载,成为全国首位在该刊发表作品的在校学生,2017年,该生成为湖州市最年轻的省作协会员和省作协“新荷计划”人才;

  十多年来,少年作家学校义务培训农民工子弟和少年作协会员逾万人次;

  学校配合县文联、作协,坚持每年举办15场“文学的力量”巡回公益文学讲座,走进乡镇学校,普及文学,鼓励阅读,让更多的孩子成为文学爱好者;

  长兴少年作家学校多次被团中央学校部、浙江省作协授予少年作家培养先进单位、团体优胜奖。田家村先后10多次被省作协、省教育学会授予“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园丁奖”……

  2000年起,长兴教育局、文联、作协坚持每年举办约有7万人参加的师生文学大赛,迄今共有140余万人次参加。

  2005年,长兴县委宣传部、教育局、文联等五部门联合出台了《长兴少年作家培育工作的实施方案》,将少年作家培养工作列入了相关学校争创文明单位和年度工作的考核目标之一。

  2011年,长兴县委将少年作家工作列为“未成年人思想教育创新工作案例”并给予了表彰。

  长兴少年作协现有理事学校32所,会员2000名。长兴作协与企业家戴顺华签订了设立“长兴·恒力少年作家文学奖”的协议,每年由其出资奖励优秀的文学少年。长兴作协还与长兴文旅集团签订协议,由长兴文旅持续赞助师生文学大赛的举办。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2011年在考察过长兴少年作家学校后表示:“长兴作协利用少年作家这一载体,对孩子们进行最直接、最有效的文学教育,培养了新一代文学的阅读者与追随者,你们做了一件很多作协想做,但一直没能做成的事,你们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在这一大串光彩照人的成绩单后面,是田家村及其团队近20年坚持不懈的付出、奉献和牺牲。

聚彩  田家村中学毕业后,同时通过了县财税局的招干考试和征兵体检。为了文学梦,最终他选择了参军。在部队里,因为他写得一手好文章,被任命为文书,并被借调至师政治部报道组专门从事新闻报道工作。他每天的工作就是跑连队,写新闻,向南京军区的《人民前线》和《解放军报》投稿。

  入伍三年,田家村退伍回到了家乡长兴县。那时他已经在《解放军报》《南湖》等多家报刊发表过很多小说、诗歌和新闻,因此,县人武部、广播站、乡镇企业局等几个单位都向他伸来了橄榄枝。

聚彩  就在这时,县文化局了解到了田家村的情况,考虑到当时文化馆正缺一名创作干部,于是马上向县劳动人事局打报告要他。不知为何,劳动人事局却坚决不同意放田家村去文化馆,还将他的人事档案直接转到了乡镇企业局。

  无奈之下,田家村只好连夜将自己在部队发表的小说、诗歌、新闻报道原件剪贴到一个大本子上,然后用毛笔在封面上自题“田家村作品集”几个大字。次日一早,他捧着这部作品集直接闯进了长兴县县委书记丁文荣的办公室。

  丁书记在听完他的简单陈述之后问道:“小伙子,你说说,为什么想去文化馆工作?”

  田家村回答:“文化馆需要一位创作人员,他们要我,我本人也认为自己的特长比较适合这份工作。”

  丁书记又问:“说说看,你有什么特长?”

  田家村把自己的作品集轻轻地往他办公桌上一放,说:“丁书记,我的特长全在这里。”

  丁书记把作品集翻了几页,然后抬起头对他说:“这样吧,这本集子留在这里,你先回去,有消息会告诉你的。”然后,他便站起来,一直把田家村送到了楼梯口。

  第三天下午,田家村就接到了文化局办公室主任的电话,让他去局里报到。

  2013年春天,田家村专程去看望已退休多年、住在湖州红丰新村的丁文荣。丁书记告诉他,那次你来办公室找我,当晚我就把你的作品集带回家看了一遍。第二天上午,我就把劳动人事局、文化局、乡镇企业局的三位局长都叫到了办公室,问:“文化局需要,小田也有这个特长,如果让他到文化馆去工作,你们有没有意见?”三位局长当即都表示“没意见”。没意见就好办。

  回忆起这些往事,老书记不胜感慨。最后,他再次肯定地对田家村说:“让你去文化馆工作是对的。”

  工作后,县里给田家村创造了非常好的工作和创作条件,还送他去上海大学文学院参加半脱产学习。

  说起对文学的爱好与痴迷,田家村可谓是“祖传”的。他16岁念高中时就开始发表诗歌,那时他“疯狂地”喜欢作文,这是受到他父亲、浙江著名作家田新潮很大的影响。家里的书很多,田家村从小酷爱看书,潜移默化,耳濡目染地接受了家庭的影响。他父亲的小说曾发表在《南湖》《浙江文艺》《东海》等杂志,是浙江省新时期发表第一部中篇小说的作家。田家村在20岁时也开始发表小说。他自尊心很强,没有找他老爸推荐,而是自己偷偷地投稿,发文章。他最早投稿给父亲的朋友顾锡东主编的《南湖》杂志,在《南湖》上发表了小说处女作。

  每次提起自己的事业和在创作上取得的成绩,田家村都对丁文荣书记感激涕零,因为是他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成全了自己到文化馆去搞创作的愿望,让自己的文学爱好成为了职业。

  县级作协全国众多,但由于受到经费、编制和条件的限制,有很多县级作协的生存状态是:努力拉赞助办活动,讨不到就歇着。财政基本上无拨款,协会在银行无账号、无存款,协会无专职人员,只有一枚公章。有作家发表或出版作品,县作协就欢呼自己又有了成果。

聚彩  1998年,田家村调到县文联工作不久,作为作协秘书长的他,在县委宣传部、县文联作协领导的支持下,开始对县级作协的定位进行了思考。

  他认为,作为最基层的县级作协,工作重点要有别于省、市作协,要多做有利于完善基层作协组织建设,有利于作协持久发展的工作,要多做老百姓关注和欢迎的事;特别应该做好青少年的文学普及和阅读推广工作。文学是一扇窗,它长在孩子美好的心灵中,推开它,心灵会无比敞亮,会看见阳光和鲜花,会远离庸常、走向高尚。文学会让孩子学会对世界的鉴赏,懂得鉴赏,才会去热爱、去追求、去创造,才会才思敏捷,才会使他们的文章更具美感。一部部经典名著是文化大师为我们留下的一座座里程碑,永远吸引、震撼、哺育着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心灵。学写作、读经典、走近大师,让经典名著在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中发挥独特的教育作用,这才是基层作协应该做的工作。他的想法得到了时任县长助理、长兴作协主席张加强和文联领导的全力支持。

  说干就干,2000年,少年作家学校在文联办公室内开始启航,几十个学生,凳子不够,学生们就直接坐在办公桌上。田家村亲自上课、批改作文。

  说起这么多年来和孩子打交道,田家村很感慨。他经常和孩子们说,“文以载道”“文如其人”,有什么样的思想境界才能有什么样的文章。他给学生传输“学作文先要学做人”的理念,认为只有具备高尚的人生观、价值观,只有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使命感,才能写出思想健康、积极向上的文章来。但孩子毕竟是孩子,他们的世界有时让大人们很吃惊,看不懂。

  有一次,田家村给学生布置写一篇《窗外》的命题作文。有一个三年级的孩子在作文里竟然写道:“星期天,我被父母关在家里,从家里的窗户往外看,看到别的孩子都在外面玩水,非常快活,我也想玩水,但却出不去,我因此很不快乐。正在这时,我突然看到,有一个孩子掉进水里了,此时,我从心里感到很开心,完全忘掉了被关在家里的烦恼……”

  ——这是一个孩子可怕的嫉妒:别的孩子可以玩,而自己却不能玩。

  还有一次命题作文,是关于二胎的。田家村要求学生为一位正在因父母要生二胎而苦恼的同学写一封开导信。结果有一位学员却写了一封“火上浇油”、令人不寒而栗的信,他在信中告诉那个苦恼的孩子,“如果你妈妈生了二胎,后果就会很严重,你如果离家出走,你爸巴不得你走。你的玩具就会变成一半,你的零花钱也会变成一半,将来,你们家的遗产也会变一半。因此,建议你尽快去医院买点打孩子的药给你妈灌下去,把你妈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或一生出来,就把他掐死,到时候什么都是你的……”

  田家村说,他从这些孩子的作文里看到了孩子心理存在的阴暗面,有忌恨,有嫉妒,还有花样繁多的错误的价值观、错误的思想观念。因此,作文教育绝对不是关注学生写多长、写多美那么简单,更多的还承担着一种德育的功能、心理教育的功能。现在,网络发达了,有的家庭家庭教育缺失,很容易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不良影响,因此,他希望通过自己的作文课堂来传播正能量,在教学生如何写作的同时,也教孩子们如何做人、为人处世,树立远大的理想和正确的价值观。

  2016年暑假,在课堂上,田家村布置了一篇题为《我的暑假计划》的作文。有一位六年级男生居然把自己的暑假计划写成了一篇早恋作文:

  一提到暑假计划,大多数人想到的往往是如何学习,但我觉得暑假没有那么枯燥的过法!

  我们都已是懵懵懂懂的少男少女,但人总要经历一个暗恋的过程。如今小学毕业了的我对她足足暗恋三年之久,有人对我说:“你这样不值得!”但我对他们一直有一个坚定的回答:“对她,我什么都愿意。”也许爱就是这么执着吧,但有时也可以说是固执!

  现在我也得知她与我上的是同一所中学,我想这是缘分吗?小学不在一个班,中学又在一起,张小娴曾说过“缘分总是姗姗来迟”。但回头想想,我配得上她吗?我与她真的有缘吗?还是一段有缘无分的仇恨呢?

  我经常想到这个问题,我真的爱她吗?如果是真的,那我想我一定会努力去追吧!

  我鞭策自己,因为我相信张小娴说的“爱的力量是无穷的!”时间快到了,我想我要努力了,但想想,我的成绩比她好,也算名列前茅了,可为什么……

  总之,一个人一定要为自己负责,即便没有她,我也该好好过,完成好自己的学业,加强锻炼自己的身体!看到这儿,你们对我一定有所想法吧,世界就是这样,为自己负责!

  说到这儿,你一定想知道她是谁,她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女孩。她姓张,我比较喜欢叫她小敏!好了,这就是我的暑假计划,我的人生计划……

  PS:不要评价我!您不是这么过来的吗?

  此作文被上交给了田家村亲自批阅。

  针对这篇神作文,田家村当即“回敬”了该学生一篇神点评:

  1。说真的,把早恋当作是一件理直气壮的事写在学校的课堂作文本上,并交给老师,有这种大无畏气概的孩子不多见。你很牛,我仿佛看到了青春的火焰在你的头顶燃烧。谢谢你!因为你对我非常信任,不然,你不会把这么私密的事告诉我。你文章最后所言,差不多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你说得很对。你让我不要评价,很抱歉,我还是要评价一下,因为我是你的作文导师哦。

  2。很惭愧,我直到六年级还没有真正的暗恋对象,那时的我,还沉迷于上房掏鸟窝,下河捉鱼虾这种幼稚的勾当。我很惊讶,你写道:“暗恋三年之久”。难道你四年级就已经恋上她了?看来她的魅力不得了哇,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不至于吧。好想见见她!但愿见到了不会让我很失望。反正,我的恋爱没你那么早,看来我情商不高,也许我发育迟缓。

  3.先不说“早恋”对否,还是来说说你的这篇作文吧。应试作文,应题而作,“我的暑假计划”,重点应该写“计划”。“计划”就是要写你在“暑假”中打算做什么。既然你的主题是“恋爱”,就应该在作文中写写自己的行动计划,写写自己将如何排除万险,给自己“暗恋三年之久”的她送辣条、送奶茶什么的。在不考虑作文思想的情况下,这才算是一篇符合应试作文基本要求的好作文。但是,你没有写!你不停地用张小娴的话来为自己指明方向,你不停地说与她有“缘分”,但是,你没有“计划”,几乎没有。你在作文后面写的“我鞭策自己”,“时间快到我想我要努力了”等等,也只是一种泛指,最多只能算是今后的打算,不属于“计划”。所以,你这次课堂作文是“有想法,没计划”,偏题了,我只能判此文为不及格。当然,你哪怕写了很多计划,也依然会被判不合格。因为中考作文评分标准规定,“思想不健康、中心不明确、还有错别字的作文”,属五类作文,扣分将被扣得不及格。

  4。最后,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对你提点建议。恋爱这种事尽管很“美妙”,但真正的“美妙”,只有在你成长为一名真正的男子汉时才会出现。你长得很帅,看上去肌肉也很不错,但是,作为一名学生,一位未成年人,你目前的首要任务就是好好学习。早恋这种事,就像小豆豆在冬天里发了芽,是会被冻死的。高考之前,你还是把它藏在心底并化为学习的动力吧。我相信,你心中的那个女神是不会喜欢一位只有爱,却没有才华的男生的。

  请原谅我们把你的作文拿来发表,我们只是想告诉大家,作为一名作文老师,该如何抱着一颗宽容和爱的心去面对学生的早恋。我们没有公开你的名字和任何信息,所以,你看到了也不必紧张,更不必承认。

  再次谢谢你对我的信任!祝你写作进步!

  后来,不知是谁把田家村老师的这篇神点评放到了网上,结果,这篇神作文和点评同时迅速上了热搜,在无数家长的朋友圈里刷了屏,也获得了网友们普遍的赞同声,个个都表示:这学生的作文霸气,老师的评语更牛!更有网友评价:“着实深深地折服于老师的评语,对付‘熊孩子’,太机智了!”

  这篇神点评也让那位即将升入初中的学生非常服气。

聚彩  可见,作文的批阅远不是“对”或“错”那么简单。作文的审读者,面对的不是简单的文字的堆砌,而是在面对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个个在作文道路上的跋涉者,一个个在人生道路上的探索者。老师仅仅告诉他“对”和“错”是不对的,仅仅给他一个没有感情的分数也是不对的。老师除了教他行走的技巧,还必须告诉他为什么不能走这条路,并为他指明一个正确的方向。因为教育的最终目的是塑造人。

聚彩  合格的作文老师不应当是文学创作的局外人、旁观者,或只会指手画脚、品头论足。教人飞翔,自己要先飞一段给人看看;教人游泳,自己要先下水游一段给人瞧瞧;教人写作,当然应该自己也写几篇给学生“欣赏”一下,否则,凭什么可以站在讲台上?

  近二十年来,田家村以文学的担当,一方面在广大中小学生中广播文学的种子,充实了广大中小学生的人生理想积淀,另一方面为学生应试作文的水平提高提供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帮助。他拓宽和丰富了作文教学内容,让学生感受到了作家教作文的无穷魅力。他的课堂内,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

聚彩  他告诉学生,“好书务必看上四遍。第一遍看个皮毛,第二遍看个血肉,第三遍才可能看到灵魂,看上第四遍,就有可能灵魂附体,我﹙文﹚中有它。好书看多了,不仅你的文章会美若天仙,甚至连你的相貌也会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近年来,他还深入城乡学校30余所,举办公益文学讲座170余场次,听众达4万余人次。去乡镇学校做讲座,他不拿一分钱讲课费,也不在学校吃饭,连茶水都自带。长兴少年作家学校的教学成果十分显著,先后有10人11次获得“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奖”。有4位在校学生获得长兴文艺奖,他们还将个人获得的1.25万元奖金捐赠给了长兴少年作家学校,用于奖励那些有文学梦想和有突出成果的学弟学妹,体现出了在文学太阳照耀下的长兴少年作家的高尚的情操。

  看到田家村周一到周五都在忙着县文联、艺术馆、作协的事务,还要经常出门进行一场又一场公益讲座,晚上又窝在家里进行个人创作,每个周末又雷打不动地为学生讲课,还要逐一点评学生作文,非常辛苦,我就问他,你何不将教学课堂录像,制作成光盘,这样就可以在教室里或送到各乡镇学校去播放,省得自己到处颠簸跑来跑去。他回答,学生需要看到老师,需要与老师作现场互动,那样教学效果才更好。因此他在教学生作文时,每次都坚持提前写教案,坚持到现场。十几年来,每个周末,他几乎都是在与学生的相伴相随和互动之中度过的。为了培育长兴的少年作家,培育孩子们的品德和提升他们的文学素养,他真真是殚精竭虑,倾己所有。难怪长兴作协在当地有如此大的知名度,也难怪讲台上有他的少年作家学校会受到如此的热捧。

聚彩  浙江省作协党组书记臧军对长兴少年作家学校工作进行过多次调研,赞誉有加:“青少年文学阅读习惯的培养,事关我国文学的发展战略,长兴少年作家培养坚持了十多年,搞得很出色,在长兴营造了浓厚的文学氛围,为全省提供了很好的示范经验,在全国都具有一定的标杆意义。”

(编辑:李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