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艳妇,秘密森林第二季,中日乱码高清字幕,康熙艳史

“军功章”上必须有她们的一半

发布时间:2019-10-25

李根祥(原东风汽车制动系统有限公司退休职工)/口述 陈玲娣/整理

坐在阳台上,凝视夜空忽隐忽现的圆月,忽然就想起了我的爱人,就像50年前的那个中秋节一样,只不过那时候是躺在几乎露天的工棚里,但是月亮还是一样的圆。

那时候,我刚到二汽。我们在鄂西北崇山峻岭中开山拓土建设二汽,而我们的家人,特别是爱人,则留守在东北。那时候,我33岁,我爱人27岁,我的工友们还有很多比我还小的,他们也是上有老下有小。分别是痛苦的,创业是艰难的。我想从我家里的事情说起,其它的家庭情况也应该大同小异吧。

我是1966年9月8号下午2点正式接到支援二汽建设的通知,10号上午8点就要出发。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服从安排,赶紧回家收拾行李,我还让爱人请假一起帮忙收拾。当时我的第一个孩子只有10个月大,老丈母娘有老寒腿,处在半瘫痪状态,我爱人要带孩子,照顾老人,还要上班。

其实,我家里的困难主要是在后面几年。1967年,她告诉我有了第二个孩子,当时我在二汽的工作刚刚上马,根本没有想过要调回家照顾她,就和她商量说那孩子就不要了吧。后来她就真的没有留下这个孩子,当时我很难过,我也没能陪伴她。

1969年,她又怀孕了,这时候我的老丈母娘已经不在了,我请求调回长春工作。可是第二个儿子出生后才2个月,我就被通知要到学习班去学习,她又是一个人在家带孩子。这时候发生了一次意外,儿子从床上掉了下来,当时没有哭,她以为没事。后来过了一段时间,邻居说这个孩子有问题呀,她赶紧抱到医院,医生说是脑膜炎。那时候医疗条件也不是很好,她很着急,写信说要我回去,我也没有敢请假回去。

当时,二汽有个专门慰问留守家庭的服务组,到我家了解情况后,服务组的领导给我的学习班写信要我回来,等我回来发现,孩子的病很严重,脑袋一天比一天大,又换了个医院去检查,才知道是脑积水,当地没有医院能治。我们又把孩子带到北京,幸运的是偶遇一个中医专家到医院坐诊,用中医扎针灸的疗法,给他扎了一针。说起来很神奇,孩子真的就好了,那时我二儿子已经病了10个半月。儿子病好以后,没多久我就又一次背起行囊到了二汽。

每每回忆起来,我就觉得对不起我的爱人。那时,为了能让我安心工作,她一个人扛起了这个家;也觉得对不起孩子,让他在幼年遭受病痛的折磨,也没有享受到充足的父爱。

我相信像我家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的,东风建设50周年了,为建设二汽默默付出的人有成千上万,在我们得到光鲜的荣誉和赞美的背后,还有她们的默默奉献和无怨无悔的付出,“军功章”上必须有她们的一半。现在我的爱人已经不在了,这些话我之前也没有跟她说过,现在就让中秋的明月带去我的寄托:“愿你在那边一切安好……”

风流艳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